养老难困扰独生子女,出路何在?


发布时间: 2019-06-27


养老问题是一个很大的社会问题,与我们每个人都息息相关。随着中国步入老年化社会,养老问题日益凸显,而对于独生子女这一代被捧着长大的人来说,父母的养老问题更让他们感觉“压力山大”,甚至有些难以承受。而对于“双独”夫妻来说,双方父母养老更是面临更多的挑战。今日,就让我们聚焦独生子女养老问题,倾听一下他们的苦闷,探讨一下我们将怎样照顾日益老去的父母,让他们的晚年过得幸福安乐。

 

养老难题让独生子女愁!愁!愁!

 

据了解,自从1982年我国将计划生育纳为基本国策,已经过去37年了,那些响应国家号召的父母们有许多到了退休的年纪,很多孩子已经成家立业。现在,一个严峻的现实摆在眼前,“父母老了,我们该怎么办?”作为“独生的一代”,我们做好了迎接这一艰巨任务的准备了吗?记者采访了多位独生子女,他们遇到的难题和困惑相信会引起很多共鸣。

林先生:37岁,大学毕业后一直在我市某国企工作,父母在山东老家,妻子是我市人,也是一名独生子女。

“那天,我正在值夜班,突然就接到了我妈打来的电话,她哭着说,‘你快回来,你爸爸刚刚不小心摔倒了,现在躺在地上一动不动,该怎么办?’接到电话后,我觉得天都要塌了,但只能强忍泪水,匆忙给亲朋打电话帮忙照看一下,毕竟我当时回不去。第二天,我火急火燎地回到家,看着躺在病床上的父亲,我又愧疚又茫然,接下来我该怎么办?”说到这里,林先生难掩激动,几度哽咽。林先生告诉记者,还好他的母亲身体不错,一直静心地照料父亲,可是看着日渐衰老和疲惫的母亲,他也万分心疼。“想把父母接过来和我们一起生活,但是家中的两个女儿还小,大的刚上小学,小的还没上幼儿园,都是岳父岳母帮忙看着,自己和妻子工作都很忙,可以说真的顾不上。李先生说,他现在只能期望父亲的病情稳定,母亲和岳父岳母身体健康,不然他真的照顾不过来。

张女士:36岁,我市一家三甲医院的护士,丈夫是钢厂的职工,夫妻俩都是独生子女。

张女士说,她自结婚起就感到了他们夫妻二人的养老任务很重。婆婆公公年纪都很大,身体也一直不太好,“所以,孩子都是让我父母给带的。”不过,最近,张女士的母亲查出患了慢性肾炎,张女士一下子就蒙了,“现在就我父亲身体还算可以,我们夫妻一下子要照顾3位老人,真吃不消,主要是护理不过来。”无奈之下,张女士为母亲雇了一名护工,但是每天200元的护理费也让她经济压力很大。

李女士:34岁,我市某宾馆工作,离异,独自带着一个女儿,父母身体还算健康,有一位90岁的外婆跟着父母生活。

“家中不管有什么事都由我去承担,所以我一直告诉自己,‘你要坚强,你没有人可以依靠,你是全家的依靠!’所以,我有时会很怕,我怕自己生病,我怕自己远行,更怕我的父母和姥姥身体有病。”李女士告诉记者,离婚已经让她身心俱疲,又有这么多的老人需要照顾,她只能咬紧牙关挺着。

“一次,我的姥姥生病了,我一个人将她背下4层楼,然后开车送她去医院,忙前忙后一整天后,累得晚上坐下好半天都没起来。”李女士告诉记者,她有时会在晚上偷偷地流泪。“我要抚养女儿,所以花销不少,我真的没有多余的钱给老人们雇保姆,眼下只能走一步算一步啦。”

赵先生:39岁,和妻子在外地工作,父母留守唐山。

赵先生的父母身体还不错,不过因为赵先生是独生子女,加之他一直在外地上班,父母感觉很孤独,对赵先生抱怨不断。“可以说,我是他们的唯一的精神寄托,我几乎天天和他们视频聊天,一旦有一天因为外出应酬忘了通话,他们很可能一直等到晚上12点。”赵先生告诉记者,他在外地工作已有近10年的时间,为了养家他不能选择回唐山。为了照顾父母,他一直劝老人和他一起生活,但是老父亲非常固执,“他不肯离开唐山,他说就在唐山待着最舒服,老了老了怎么能离开故土呢!”赵先生说,固执的父亲让他无能为力,患有轻度阿兹海默症(即老年痴呆症)的母亲令他担忧不已。为了照顾父母,他已经请了好几个保姆了,但是父母总是有各种理由不满意,他感觉很苦恼。

……

采访中,谈起父母的养老问题,他们大多紧皱眉头,他们告诉记者,前两年,并不觉得父母的养老问题很严重,不过,随着时间的流逝,家中的老人突然病倒后,他们就会一下子被逼得要直面这个问题了,而且是猝不及防,这让很多独生子女感觉心力交瘁。

 

独生子女父母养老困境何解?我们在努力探寻!

 

面对如此困境,我们该怎么办?如何突破这些困境呢?采访中,记者了解到,无论是政府还是社会,都在积极探索解决问题的办法。

独生子女家庭作为特殊政策下的产物,他们为国家计划生育放弃了很多,所以在这批家长的养老福利方面,国家其实已经有了相应的倾斜。比如,独生子女奖励扶助补贴,主要针对农村户口的家庭,凭独生子女证每年能领取960元的补贴。此外,还有独生子女父母奖金补贴、独生子女家庭伤残扶助补贴、独生子女人员死亡补贴、独生子女教育补贴等。现有的补贴项目种类繁多,虽然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减轻独生子女的负担,但因为一则补贴不是普惠性的,二则补贴金额比较有限,事实上很难有效满足独生子女家庭的养老需求。另外,在个人所得税方面,独生子女享受的税率优惠也比较多,缴税比例较少。而且,目前我国多个省市已经推出了”护理假“,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子女没时间照顾生病老人的难题。

如今,养老已经成为了一项产业,很多商家及社会团体已经加入到养老服务行业之中。据记者了解,我市很多民办养老院发展已成熟,一些老年公寓甚至已经开办了多家分院。因为在设施、用地、税收等多方面有优惠措施,所以很多机构和个人愿意投身这项产业。而养老护理、管理人员培训等相关行业也迅猛发展。记者采访中得知,服务好、条件优越的民办养老机构常常是“一床难求”,部分医养结合的养老院也颇为抢手。“很多情况下,我们是需要预约的,有床位空下来,我们才会接纳新成员。”一家养老机构的负责人告诉记者,因为他们这里医疗条件比较好,很多老人会选择定期去他们那里保健修养。“也有一些子女不在本地的老人会每隔一段时间就到养老院住一段,“省去了自己做饭、打扫的麻烦,许多老年人在一起,身心会很舒畅,而且老人身体有状况,我们会第一时间发现并送医。”

除了国家和社会的努力,很多独生子女及其父母也在想尽办法解决这一难题。近几年,“候鸟式养老”和“信息化养老”也愈发火热。“候鸟式养老”就是随着季节变化,选择不同的地方旅游养老。这种养老集健康服务、旅游休闲、文化娱乐为一体,在游玩中健康快乐地享受生活。不过这种养老方式对家庭条件因素的限制比较大。“信息化养老”是利用互联网、移动通讯网、物联网等手段建立系统服务平台,通过整合公共服务资源和社会服务资源来满足老年人在安全看护、健康管理、生活照料、亲情关爱等方面的需求。只是以上两种养老方式并未普及,而且也需要一定的经济实力。而今,很多人特别希望能把“社区养老”服务尽快普及。“我特别希望社区居家养老服务能尽早到来,为老年人提供生活照料、家政服务、精神慰藉、法律援助等服务。社区养老服务能满足老年人不愿意离家和便于子女经常探视的需求,也为失能、半失能老年人就近提供机构养老服务。”市民张先生感叹地说。

在记者的采访中,一些独生子女家庭提出了很多关于养老服务政策愿望,主要是希望政府出台鼓励子女与父母就近或者共同居住的政策;对于随独生子女落户本地的老年父母,建立更加完善快捷方便的养老金异地支取、医疗保障异地转移的运行机制;对独生子女家庭的失能、半失能的老年人给予一定护理补贴;建立独生子女家庭老人住院护理假制度,“希望独生子女家庭老年人生病住院期间,工作单位给予‘独生子女照料陪护假’”。也希望制定出台独生子女家庭老年人入住养老机构优惠政策,对独生子女家庭老年人入住养老机构的给予一定优惠。对“失独”家庭、独生子女伤残家庭老年人入住养老机构的,根据家庭经济状况,由政府免费供养或减免部分费用。

独生子女父母养老问题迫在眉睫,希望各个方面积极地应对,相信在各方的努力下,这个棘手的问题能够尽早地妥善解决。